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法甲

墙裂推荐(法甲是不是五大联赛)法甲排第几,法甲在五大联赛中排名靠后,为啥国家队这么强?其他联赛强,为啥国家队弱了?,

2023-11-29 浏览:80

难道从国外找些会踢球的球员就能组成我们的法国队吗?他们连《马塞曲》都不会唱!我们要用真正的法国人组成我们的法国队,去争取我们的荣誉!
极右党派国民阵线领导人让·玛丽·勒庞

1998年法兰西之夏中高卢雄鸡的夺冠被视作来自于法兰西联盟的移民后代们成功融入法兰西本土的、民族团结的象征。

高卢雄鸡素来被称为3B队——Black-Blanc-Beur,分别代表了法兰西境内的三大族群:

黑人(Black)、白人(Blanc)和阿拉伯人(Beur)。

法兰西殖民帝国曾经是世界上仅次于大英帝国的世界第二大殖民帝国

1848年,法属阿尔及利亚成为了法国的一个海外省。1852年,法兰西第二帝国建立,拿破仑三世为了维护法国对阿尔及利亚的统治,获取当地人的支持,宣布给予阿尔及利亚人公民资格,让他们在名义上成为了法国人。

那些生活在法属阿尔及利亚的法国或欧洲公民则被称为“黑脚”。

1890年代后期,法国政府开始直接统治这些殖民地,任命总督并让其直接对法国的海外事务部负责。1904年,这片广袤的非洲领土正式被命名为“法属西非”(AOF),包括现在的毛里塔尼亚、塞内加尔、尼日尔、法属苏丹(今马里)、法属几内亚(今几内亚)、科特迪瓦、上伏塔(今布基纳法索)和达荷美(今贝宁)。除了法属西非外,还有像法属摩洛哥、法属突尼斯这样名义上独立、事实上被统治的“保护国”——1956年前,生活在法属突尼斯和摩洛哥的法国公民也被称之为“黑脚”。

在直接统治区内,法国殖民者在照搬宗主国司法、行政体制之外,还积极地推进文化同化政策同化北非阿拉伯-柏柏尔人和西非的黑人精英——像圣路易斯、达喀尔这样法国移民众多的大城市,当地的白人移民可以在法国议会内占有席位。

通过这种方法,殖民地的阿拉伯-柏柏尔人和黑人精英开始对法国产生了强烈的国家认同感。

1944年,“自由法国”的领袖戴高乐将军向所有法属西非人民承诺:

只要帮助法国复国,战后所有法属西非殖民地人民都可以获得法国公民的身份。

1958年,争取阿尔及利亚独立的“民族解放军”因法国殖民者的镇压而升级为阿尔及利亚独立战争,并最终导致了法兰西第四共和国及其法兰西联盟的崩溃;

1958年9月28日,整个法兰西联盟举行了公民投票,获得了除法属几内亚外的所有海外领地赞同。四个月内,科摩罗群岛、法属波利尼西亚、法属索马里兰、新喀里多尼亚圣皮埃尔和密克隆群岛的海外领土选择保持自己的地位,达荷美、法属苏丹、马达加斯加、毛里塔尼亚、尼日尔、塞内加尔、上沃尔特、乌班吉沙里、科特迪瓦、乍得、中刚果选择成为法共体成员国。

法兰西共同体成立。

随着上世纪五十年代的殖民地独立运动,1960年6月至11月,12个法共体成员国家先后正式宣告独立,法兰西共同体名存实亡,但法属西非中,依然有大量拿到法国公民身份的人开始移居法国。

1962年,阿尔及利亚独立的消息明确后,起码有130万黑脚从阿尔及利亚向法国本土迁徙。

为了维持法语在世界范围内的地位,戴高乐将军提出了“法语共同体”的设想。

1970年,法语国家组织正式成立,初创的21个成员国当中绝大多数是法国的前殖民地。如今,法语国家组织已经发展成了一个拥有57个成员国或地区和23个观察员国或地区的庞大组织。

1964年,独立已成既定事实的阿尔及利亚与前宗主国法国签订了《勒卡什-格朗德瓦勒协议》,其中规定:

阿尔及利亚每年可向法国输送3.5万劳动力,法国为其提供就业甚至入籍便利。

齐达内的父母就是通过这条规则来到了法国。

同年,法国与摩洛哥签订了劳工协议;五年后,法国与突尼斯的协议生效。

至此,法国开始大量吸纳来自北非三国的移民。

在前移民时代,出生于法属摩洛哥马拉喀什法国历史上最伟大的球星之一是少数来自于殖民地的球员;

而如今的法国国家队中,绝大多数球员是拥有法兰西殖民帝国的血统。

至于法甲联赛的问题...

首先要明确一点,欧洲确实是有五大联赛的概念的。

比如德勤每年都会出的足球财富榜,在最新的一期就特别标注了五大联赛中的营收头牌:

其余的,包括欧洲各地区的足球市场大小:

收入也罢:

包括转会市场

都是五大联赛一起统计,然后再是其它。

但法甲联赛为什么在五大联赛中稳定在最后一位,则与法国人的文化和法国的税收制度高度相关。

从文化层面上来说:

法国人是所有“体育大国”里唯二与这个形象不符的世界大国。

二十一世纪初,曾有一项调查:

每20个法国人,当中只有一个成年人经常运动;

作为对比,每10个法国人的,倒有3个承认自己几乎从来不运动。

至今,法国人事实上不爱运动的生活习性也没有得到丝毫的改变:

ANSES(法国国家食品和工作环境卫生安全局)在2022年初发布报告称,95%的法国人没有进行足够的体力活动,37%的成年人存在久坐不动(每天坐8小时以上)的问题。

即便找到了喜欢运动的法国人,他们也更喜欢自行车而非足球。

法国社会学家帕特里克·米尼翁曾受法国体育部委派写了一本用来英法两国足球运动发展的《足球激情》,其中有一段:

法国人喜欢的是自行车运动,因为那代表着个人成功和机智灵活。我们不是团队运动员,也不像英国人那样有强烈的地区或阶级认同观念。

三十年前,对于法国人来说,如果他们想要看球或者踢球,他们会选择去英国、德国或者意大利;

如今,对于法国球员来说,依旧如此。

这种现实情况就造成了法国人对本土的足球市场没有像其它四国那样强大的消费动力,也就决定了法国的足球俱乐部没有相较于其它四国更高的薪水留住本土球星。法甲球员的平均收入是倒数第二高的,仅230万欧——作为对比,英超500万欧;西甲450万欧;意甲400万欧;德甲200万欧。

唯一的例外则是去年夏天立志于要把大巴黎打造成卡塔尔的投资名片而通过外交途径留下来的姆巴佩。

除了法甲本身的市场不大之外,法国的税收制度对于球员来说也是非常不友好的。

在西甲,大部分球员的个人所得税税率为43%;而在安达卢西亚加泰罗尼亚,税率为48%;

在英超,几乎所有球员的个人所得税税率为45%。但是,如果俱乐部选择向肖像权代理公司付费而非直接向球员支付年薪的话,那么球员个人所得税的税率为20%;

在德甲,球员的个人所得税税率为47%;

在意甲,球员的个人所得税税率为43%。2018年4月,意大利推出了一项新政:在外国居住至少两年的意大利籍或外籍员工,在来到意大利工作的前5年中70%的收入将免税,如果是在某些特定地区工作,免税比例可达到90%。5年之后,如果员工满足特定的条件的话免税期可以再延长5年;

而在法甲...

目前的税率为50%(甚至一度高达75%)。

赚得不够多,交的税还最多,法甲联赛对于人才而言确实不够友好。

不过,虽然法甲留不住人才,但是法国足球系统能够培养人才。

克莱枫丹训练营的正式名字是法国足协国家技术培训中心,是法国国家队为了选拔人才而使用的专属封闭训练基地,以及法国国家队技术支持团队的综合培训中心。

在克莱枫丹,每年都会送入从法国境内各个俱乐部挑选出来的23名最有潜力的13岁-15岁的足球少年经历为期两年的完全封闭式的训练(所有权仍归属俱乐部)。在克莱枫丹里,这些足球小将会受到严格的控制,包括饮食起居,人际交往,训练方式等等一系列的都要遵守一套严格的标准。

克莱枫丹的足球理念是法式的精英主义原则:

用最优质的资源来培养优秀的球员

齐达内、亨利、萨哈、贝纳蒂亚、阿内尔卡、加拉、本阿尔法迪亚比、吉鲁、马图伊迪、姆巴佩...过去三十年几乎所有法国的足球精英,均是克莱枫丹出品。

但有意思的是:

在2018年世界杯上,共有50名出生在法国的球员代表不同国家参赛。

这其实就是法兰西足球对于人才“遍地撒网、重点捕捞”的包容风格(多多少少也有点像法国人的海王本质)。

这些因素综合下来,导致了法国足球的现状:

足球运动员以移民后代为主。虽然法国白人天生不爱运动,但大量前殖民地来的移民及其后代可以源源不断为法国足球注入新鲜血液;由于法语在非洲的语言优势和法国相对于其它四国没有显著优势的足球土壤,法甲联赛更像是个二道贩子展示人才的窗口。一旦成名,就去其它四大联赛淘金;但由于法国优秀的国家青训体系和对于足球苗子精英主义的培养模式,融合了“体力和勤奋”以及“技术和风格”这两种看似矛盾的足球哲学的克莱枫丹出品反倒能够为各个联赛提供技术上更加适配的核心球员

法国国家队也因此长盛不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