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法甲

学会了吗(c罗进门)c罗要走,一次改变足球历史的采访:C罗vs摩根一周年亲美辱华,背刺祖国,吃中国饭却长美国心的吕丽萍,如今自食恶果,

2023-11-26 浏览:52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懒熊体育(ID:lanxiongsports),作者 | 颜强,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时间过去了一年——2022年的11月11日,英国记者皮尔斯·摩根,去到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位于曼彻斯特的家中,进行了一次事先外界毫不知情的采访。

一年之后,这个闹剧的另一面,曼联的出售事宜终于有了实质性进展。根据天空新闻昨天的最新报道,拉特克利夫爵士的英力士体育公司即将确认收购曼联俱乐部25%股份,而去年年初成为俱乐部CEO的理查德·阿诺德也在昨晚宣布辞职。

这个进展让这个特别的“一周年”更加充满意味。

皮尔斯·摩根,英国传媒界最有争议的人物之一,阿森纳球迷。在他的讲述里,这次采访让世界足坛震惊、并且形成了“全球性的头条新闻”。曾经是《太阳报》周日版主编的摩根,追求的向来是耸人听闻,不过从这次采访至今,世界足坛和世界体坛,确实发生了巨大变化。变化并不是因为C罗和摩根的这次对谈,但这次采访,已经成为了一个分水岭标志

摩根和C罗之间,很早相识,一直保持着私人联系。在2022年,他在各种短信和电话沟通中,逐渐体察到“罗纳尔多的各种悲伤和不满”——早夭的孩子,是巨大的家庭灾难;周边环境变化,导致人际关系上“信任的彻底崩塌”;以及C罗回到曼联后,发现“令人震惊的停滞”。

01

然而在摩根的讲述中,他没有预料到那段90分钟的采访,会引发那么大的反响。这当然有摩根自吹自擂、自鸣得意的成份。

“这是我做过的最令人惊讶的采访,”摩根至今仍在自己卧室里,挂着的关于那一次采访《太阳报》的头版报道相框,头版标题一如既往的耸人听闻——“罗纳尔多:曼联背叛了我!”

摩根说,C罗或许并不愿意这么旗帜鲜明地和曼联决裂,“但他当时已经不抱任何幻想,即便这采访意味着,他必然会离开曼联。他想做的,就是澄清事实。”摩根甚至强调说,采访一年过后,“现在罗纳尔多的后悔为零⋯⋯我不认为任何人,会在一年后审视曼联,并且说当初罗纳尔多的表达是错的。”

那次采访,被表示为世界体坛一次明目张胆的“叛变”,是曼联俱乐部最大的明星偶像,为曼联各种被公认的失败树起了一面毫无保留、毫无歉意的镜子。在对谈中,C罗承认,2021年夏窗,他即将加盟曼城时,由于弗格森爵士介入,他才回到了曼联,但他根本没想到,自他10多年前加盟皇马之后,曼联整个俱乐部“毫无进步”。

他首先批评的是曼联任命朗尼克为临时主教练——“那家伙甚至都不是教练。我从来没有把他当作老板”——他同时承认自己“不尊重”朗尼克的后任埃里克·滕哈赫,并声称曼联的许多年轻球员有着“什么都不在乎的态度”、“缺乏饥饿感”。对曼联俱乐部的批评中,有一段可以称之为“墓碑式”的表达:“你必须摧毁它,才能开始重建”

02

这一番言论在全世界引起的反响,非同一般,海啸般的传播,和沙特以主权基金介入全球体育同步,于是C罗的访谈,也成了这一波世界体坛震荡的转折点。不论C罗当时是处于怎样的情绪低谷、或者曼联的境况让他感觉怎样不如意,至少在吸引所有人瞩目这一点上,C罗和摩根的对谈,收到了震惊世界的效果。

在摩根的回忆里,他感觉从索尔斯克亚被曼联解雇开始,“各种困惑和怨恨在积聚。”C罗对摩根的抱怨里,总会包含这样的表达:“亚历克斯·弗格森爵士绝对不能忍受这些!永远不会忍受这些!”给外人留下的印象是,C罗认为曼联就像一个腐烂的俱乐部,连基本设施都腐烂了,他极度沮丧。

“他打电话给我,说他已经准备好接受采访了。除了他的女朋友,没有人知道。他不想让任何人试图说服他放弃这次采访。他当时全神贯注,很清楚知道自己想说什么。所以我当时的工作,就是给他打气,让他发泄愤怒,他也这么做了。”摩根很得意地回顾。

采访发生在2022年11月11日,周五。C罗的经纪人、公共团队以及曼联俱乐部事先一无所知。对话采访的消息,直到11月13日(周日),才在《太阳报》上有所披露。消息传出后,各方的反应都是进行危机公关挽救,看能不能淡化采访的影响,尤其是其中对曼联以及滕哈赫的批评,然而到了周日,“那艘船已经起航了”。

03

采访发生之前几周,曼联俱乐部有过怀疑,担心C罗会用什么“核武器”方式,来宣泄自己的不满,不过他们根本控制不了C罗的发声。访谈发生消息在社交媒体上出现时,曼联刚刚打完卡塔尔世界杯前的最后一场比赛,在富勒姆客场2比1绝杀致胜。全队都在伦敦卢顿机场准备登机返回曼彻斯特。听说到这摩根对谈的消息,所有人都知道C罗的曼联生涯结束了。

在等待完整版访谈面世期间,曼联俱乐部发布了一份简短的53字声明,强调的只是球队和俱乐部的团结。

C罗对俱乐部的许多批评,尖锐且直接,例如曼联训练基地——“令人惊讶的是,我离开10多年,一切都没有改变,不仅是游泳池、按摩浴缸,甚至健身房也一切如旧。”这话其实并不符合事实,因为在C罗重回曼联时,卡林顿基地的许多设施都在更换中。

在2021-22赛季,C罗代表曼联打进24球,可是在滕哈赫上任后,他显然不符合荷兰主教练在阿贾克斯时代建立起的战术风格。球场之外,俱乐部管理层也认为他是更衣室里那个“不服管教的”个体。

俱乐部和C罗之间,肯定存在各种沟通问题。C罗家庭遭遇巨大悲痛,因此2022年夏天的季前商业比赛他没有参加,这当中到底是否还有更多的“忽略”和“冷漠”,摩根访谈中没有涉及,但关系的破裂已是事实。滕哈赫在公众场合的表达,从不涉及和C罗的各种矛盾,可赛季开始后,C罗被彻底摁在替补席上,让俱乐部管理层战战兢兢,担心“核武器”随时可能爆炸。

04

当“核武器”真正爆炸,在最初的震惊和尴尬消退后,围绕曼联的普遍情绪,却是如释重负——早在他与滕哈赫产生各种冲突前,C罗就曾要求离开曼联,因为2021-22赛季,是他在老特拉福德8个赛季中第一次没能获得欧冠资格。《星期日泰晤士报》在2022年7月初,就披露了C罗要求离队的消息,那是一份非正式的转会请求,可是C罗未能在2022夏窗获得任何一家欧洲顶级俱乐部的邀请,其中部分原因,和曼联要求一定转会费相关。

C罗和他的经纪团队,与切尔西、拜仁慕尼黑、那不勒斯和马德里竞技都探讨过转会可能,最终都不能如愿。沙特倒是始终保持着天价求购的姿态,但C罗最初不感兴趣,他还不想离开欧洲,C罗当时的经纪人门德斯,也认为去沙特是错误决定。

2022-23赛季开始后,滕哈赫基本弃用C罗,这是后者根本不能接受的状况。摩根对话,其实就是C罗自宣离队的演讲,窘境反倒迎刃而解——11月22日,C罗和曼联成为了过去时,他和曼联的合同自动终止,不会有任何补偿——曼联俱乐部管理层认为这是他们财务“止损”的业绩,也是他们对合同控制的“有效手段”发挥了作用。有趣的是,C罗自宣离开的同时,格雷泽家族正在启动在资本市场上寻找“战略合作伙伴”的计划,其实就是想天价出售俱乐部。“这两起地震,发生在几个小时之内,”来自曼联俱乐部的内部评论,“这肯定是曼联俱乐部历史上最戏剧性的夜晚。

C罗没能在世界杯上找回状态,葡萄牙队被摩洛哥淘汰,他以及他的家人,和葡萄牙队主帅关系公开破裂。在访谈中,C罗告诉摩根,他公开发声的动机,绝对不是为了钱,“因为我仍然相信,我还可以打进很多很多球,我可以帮助球队前进”。然而那一次“核武器”般的访谈,吓跑了其他可能的追求者。皇马允许C罗使用他们的训练基地,但只是对C罗的尊重,而不是欢迎他重新加盟。世界杯后,卡塔尔联赛倒是在追求他。这时候沙特的机会,是C罗不多的选择之一。

当时有报道说,利雅得新月的报价,不如2022夏窗时高,不过这仍然是世界罕见的职业体育合同。在马德里度过2022圣诞节后,C罗于2022年12月30 日宣布加盟沙特联赛。

05

最高兴的,当然是沙特职业体育的职业经理人——“C罗签约的那一刻,一切都改变了,”沙特职业联赛(SPL)的高管彼得·赫顿(Peter Hutton)如是说道,“如果你干体育这一行,你可能会认为,我们在一年内签下所有这些顶级球员是荒谬的,但签下C罗,让人无比兴奋,感觉一切皆有可能。”

C罗的加盟,对沙特联赛、乃至沙特这个国家,都是一个历史性时刻。合同金额当然是世界纪录,甚至超出了外界报道的每年1.73亿英镑。沙特阿拉伯用体育来刷新自己的国家形象,C罗是旗帜性国际人物。

在他加盟后,连沙特当地法律法规都发生了一些变化:之前沙特禁止未婚夫妇同居,但C罗和他女友高调的生活,改变了这一状况。利雅得当地人,将这一现象称为“罗纳尔多规则”。

体育市场的研究者,也认为C罗对沙特体育、对沙特国际形象的重要作用,他是一个破冰者。C罗在2023年1月,作为利雅得全明星队,对阵巴黎圣日耳曼队的首秀,也具有一定的象征意义——时间发生在卡塔尔成功举办世界杯后一个月,作为阿拉伯世界老大,沙特和海湾小弟多年关系紧张,这样一场友谊赛,或许便是阿拉伯世界国际关系的新起点

各种路障由此逐渐被清理干净、封锁的闸门次第打开,内马尔、本泽马、马内、坎特、内维斯、马赫雷斯、菲尔米诺、法比尼奥、拉波尔特⋯⋯以及杰拉德这样的前巨星,接踵而来。对萨拉赫、奥斯梅恩等球星的追逐,一直延续到各种转会截止日。2023夏窗,沙特成为了全球关注焦点。

到了2023年秋天,国际足联传出的消息,是2034年,沙特极有可能成为世界杯东道国。

在C罗加盟前,沙特联赛没有任何海外转播合同,但随着C罗等世界顶级巨星的涌入,沙特职业联赛很快就和130个国家和地区的媒体机构签署了转播协议,尽管在一些市场只是象征性收费。底气十足的SPL高管公开表示,他们的目标,是在未来几年内成为世界前五的联赛。C罗甚至在为沙特站台过程中,声明沙特联赛已经超过了法甲⋯⋯

像利物浦前队长亨德森这样的加盟,又有一层代表意义——亨德森很长时间都是对LGBT+人群的支持者,而沙特在这方面的法规政策和习俗,为西方所诟病。拿下亨德森,沙特觉得自己舆论宣传上也获胜了,并且能“从一张白纸开始构建明星生态系统”,这当中C罗是绝对的焦点

因此采访者摩根会在一年之后说道:“C罗也是这个王国的国王。这种操作,让沙特很满意,C罗自己也很享受在那里的生活。”

06

某种程度上,C罗会从曼联的的困境现状里,获得一种“平反”的感觉。他的离开,对双方都是解脱——世界杯后,曼联成绩反弹,拿下联赛杯,联赛进入前三。C罗的商业价值,虽然对曼联很重要,但他形成的破坏,比当年穆里尼奥的存在还可怕,那是职业经理人不敢面对的挑战,而格雷泽家族,关心的从来只是俱乐部报表。不少赞助商,对C罗这颗“定时核武器”也有过很多担心,他们赞助曼联,并不是期待实时销售增加,更是品牌营销,曼联“没有更多坏新闻”,对职业经理人而言,就是好新闻

然而,2023—24赛季,曼联又进入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挣扎轮回:一年时间,格雷泽家族根本卖不出他们企图的天价;滕哈赫的球队,在花费了4亿英镑转会费后,成绩不仅不见提高,反倒持续退步,比赛场面和老特拉福德的氛围,都是罕见的糟糕。各种坏新闻层出不穷:格林伍德、桑乔和滕哈赫的对立矛盾,这些似乎又契合了C罗对曼联年轻球员的批评。

至少C罗自己还保持着进球状态,哪怕沙特联赛的传播率还需要巨大提高。这个赛季,38岁的C罗在利雅得胜利和葡萄牙国家队,保持着极高进球效率,19场19球,“纪录仍然在追逐着我”。

C罗批评过格雷泽家族,认为曼联老板“不关心”俱乐部,也从未与他说过话——或许后面这一条才是重点。“核武器”般的访谈,结束了他和曼联的第二段情缘,同时也是这场中东能源资本全球体育渗透中极其特别的事件。各种发酵和后续还在进展中,唯一不变的,是曼联中兴依旧遥遥无期。

“老特拉福德的屋顶仍然在漏水”,这是一种隐喻,同样也是事实——曼联的球场和训练基地,早就需要翻新重建了。但是谁能承担这样的历史性使命?拉特克利夫爵士和他陆续已经露出端倪的新管理团队,真的是“天亮了”吗?

对C罗和沙特来说,那次摩根访谈改变了一切。对曼联而言,起码直到今天为止,似乎什么都没有改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