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欧冠

没想到(意甲国米战绩)冠军相?国米豪取意甲5连胜 领先米兰7分,意甲三强财报解读,苏宁看到国米盈利希望英国男子脸部畸形,靠才华迎娶美女大学生,孩子出生后笑不出来了,

2023-11-27 浏览:86

AC米兰已经找到了财务层面稳定发展的模式,国米和尤文的状况又分别如何?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北方三强中经营规模最大的尤文图斯,也是目前亏损最严重、重建进程最滞后的俱乐部;而经营规模相对最小的AC米兰,则已经找到了适合自己的收支模式。对于国米和尤文来说,盈亏平衡同样是他们追逐的目标,为此国米需要提升商业收入,减少赞助层面的黑天鹅事件,尤文则需要在控制成本的路上迈出更大的步伐。

蓝黑军团营收偏科

国际米兰在2022-23财年录得8537万欧元的亏损,比起此前的1.4亿有了明显下降。但实际上,蓝黑军团在经营层面取得的成果还要更显著一些:2021-22赛季的亏损额,是在出售了卢卡库和阿什拉夫之后才勉强取得的,这两名球员为国米带来了超过一亿欧元的交易利得,若非如此,俱乐部的财务数据应该会相当难看。

上个赛季则有所不同,国际米兰并没有在去年夏天的转会窗进行抛售。能够减少赤字、向着收支平衡的目标大踏步前进,主要靠的还是欧冠挺进决赛带来的收入增长。上个赛季的国米总共取得7890万欧元的比赛日收入,纵向同比增长3720万,横向比较同城死敌也超出了610万欧元。米兰双雄对于门票定价有着不同的策略,有的时候国米的票价更贵一些,有的时候则相反,但总的来说,国米最近两年在米兰本地的球市要稍好于AC米兰,如今几乎场场爆满。

在电视转播权收入一项上,国际米兰已经逼近了两亿欧元大关,整体比此前的2021-22赛季提升了五千万左右。这其中,8707万欧元来自意甲联盟,9958万欧元来自欧足联。不同于欧冠成绩好一年坏一年的AC米兰,目前的国米在即战力上更强一些,整体主力框架也更加成熟,他们更有可能在未来几年持续在欧冠取得好成绩。因此,即使无法年年复制杀入决赛的壮举,但对于这支国米来说,每年从欧冠转播权分成中期待7000万欧元左右的收入,还是比较现实的财务目标。

然而,国米的商业收入比起AC米兰就相对差一些了。上个赛季,俱乐部遭遇黑天鹅事件,主赞助商Digitalbits一分钱都没有付,这家区块链企业的价值已经跌到谷底。蓝黑管理层对于事件的处理似乎也没有做到最好:赞助商的名字只有到赛季最后阶段才被撤下,挺进欧冠决赛的国米,为赛季的最后两场比赛找到了临时赞助商派拉蒙,后者也相对顺理成章地成了国米新赛季的主赞助商。

派拉蒙的赞助当然是好事儿。今年夏天,国际米兰接连签下强援,令人心潮澎湃的官宣视频也成了一大亮点。但实际上,尽管打着与派拉蒙联合出品的标签,这些视频都是国米媒体部自己制作的,与赞助商没有直接的关系。在选择派拉蒙作为新赛季的主赞助商之前,国际米兰也尝试过其他的可能性,但他们与几家航司的谈判进行得都不是很顺利。江湖救急的派拉蒙也是相当精明,他们将赞助合同的费用谈得比较低,据披露加上奖金也只有1500万欧元左右,这与此前倍耐力时代的赞助金额(在1100万-1900万之间浮动)大体相若。

苏宁迎来十字路口

从球员成本层面,国米也在继续践行着马罗塔的思路。蓝黑CEO的标准是将人员支出降低到俱乐部主营收入的65%左右,而目前国米在这一比率上处在70%的水平上。尽管恰尔汗奥卢在续约之后的年薪从500万涨到了650万,巴斯托尼则是从280万翻倍来到550万,但国米同时也告别了卢卡库、布罗佐维奇和哲科等高薪球员。新援中薪资较高的小图拉姆和帕瓦尔都能享受税率优惠。据足球财经网估算,国米在新赛季的球员税后薪资总额从7500万下降到了7100万欧元,税前的数额则从1.29亿来到1.18亿。

对于国际米兰来说,更值得期待的其实是2023-24赛季的财报表现。一方面,尽管球队目前的实力和状态都不错,欧冠小组赛征程也是顺风顺水,但很难期望国米能够连续两年杀进欧冠决赛,因此转播权和门票收入势必会有下降;另一方面,在商业赞助层面撇去泡沫的国米,应该能够在今年来到一亿欧元的收入级别。更重要的是,国米在今年夏天高价将此前自由身来投的奥纳纳出售给了曼联,又将历史成本已经接近为零的布罗佐维奇卖到了沙特联赛,这两笔交易将会给蓝黑俱乐部带来丰厚的转会进项。

上赛季国米的营收来到4.25亿欧元,成本则是4.65亿,两项数字都比此前的财年有所下降。最终,成本与营收之间的差额在4000万欧元,但由于俱乐部目前是举债经营,利息导致的财务费用比较高,因此算上这一块的支出,整体亏损来到8537万。先不考虑财务费用,新赛季国米的经营目标应该是将营收与成本拉平。此外,橡树资本在2021年借出的2.75亿欧元,即将在明年五月合约到期,到时苏宁将如何处理,是否继续寻找新的资金来源,非常值得人们关注。

落魄斑马仍是“销冠”

曾几何时,尤文图斯是意大利俱乐部经营层面的领导者,他们曾经在阿涅利治下连续三年取得盈利,其中在2016-17赛季更是录得4300万欧元利润,这在意大利足球的大环境下显得尤为难能可贵。然而,如今的尤文图斯正在为此前一系列的冒进操作和错误行为付出沉重的代价,球队本赛季甚至没有欧冠可踢。在暗夜中寻找微光的斑马军团,等来了一个没那么坏的“坏消息”:2022-23财年的赤字来到1.23亿欧元,比此前一年的2.39亿减少了接近一半。

即便受到诸多负面因素的困扰。上赛季的欧冠小组赛也狼狈出局,但尤文图斯在经营规模上依然可以俯视米兰双雄,他们是目前意大利唯一突破五亿营收的俱乐部,上赛季的数字是5.08亿。由于前些年的出色战绩和C罗等人带来的球星效应,尤文图斯与吉普、阿迪达斯签订的赞助合同,金额要比米兰双雄的同等赞助高出不少,因此在赞助费一项上,尤文取得了1.5亿欧元的收入,这样的数字明显高于米兰,更是国米的两倍左右。

此外,尤文在账面上从球员交易中也收获颇丰,这主要得益于将德利赫特高价出售给拜仁,以及将德米拉尔卖到了亚特兰大。德利赫特当年来到尤文时也价格不菲,但他毕竟已经为斑马军团效力三年,卖给拜仁时账面上的剩余价值远远低于出售时的实际价格。

相比之下,尤文在转播权分成的进项就相对惨淡了。上赛季尤文的转播权收入为1.57亿,比前一年下降了1300万欧元。欧冠遗憾止步小组赛,是尤文此项收入遭遇天花板的主要原因,在欧足联的分成系统中,尤文图斯比AC米兰少赚了3200万欧元,与国米之间的差距更是达到了4500万。当然,作为小组第三降格去踢欧联,尤文好歹杀进了半决赛:足够多的主场场次,保障了尤文总票房的下限。尤文的比赛日收入来到6150万欧元,由于他们的主场容量较小。球迷们的热情比起极盛期也有一定差距,因此这项数据还是不如米兰双雄。

超前消费与消化不良

总的来说,营收能力足够强的尤文图斯继续面临高额赤字,根本原因还是在于经营成本过高。人员支出当然是成本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算上俱乐部人员的工资税前支出(2.82亿),以及球员历史价值的逐年摊销和出售减值(1.79亿),尤文的人员成本可以来到4.62亿欧元,这样的数字是比国际米兰(3.49亿)高出了1/3,更是AC米兰(2.45亿)的接近两倍!

在尤文上赛季的工资结构中,二进宫的博格巴拿着800万欧元的税后年薪,尽管由于受到伤病影响几乎没怎么踢比赛,但他却是队内的顶薪。如果考虑税前工资的话,那么无法享受税收优惠的弗拉霍维奇,则需要让尤文支出接近1300万欧元的薪资。弗拉霍维奇的税后工资是七百万,与他同样拿着这个数的还有拉比奥和帕雷德斯。上赛季尤文税后工资不少于600万欧元的球员多达八名,而AC米兰的顶薪只有400万。

尽管尤文继续走在紧缩银根的路上,但由于没有欧冠可踢,俱乐部明年十月核准的财报数据,想必会比今年更加难看。前不久,尤文图斯公布了2023-24赛季第一季度(7月1日-9月30日)的经营成果,净亏损达到了7510万欧元,营收额比起去年同期减少7670万。这其中,无缘欧冠直接导致的电视转播权和票房收入损失,达到了约4800万。此外,来自赞助商的商业收入也会受到影响。

此外,来自球员出售的增益比上赛季也少了2000多万,俱乐部还需要向欧足联缴纳1000万欧元的罚款。综上所述,尤文本赛季的亏损额预计会重新回到2亿欧元以上。这意味着尤文的重建尚需时日,好在母公司Exor的强力支持,让斑马俱乐部在勒紧裤带的大前提下,无需真正担忧资金链的断裂。10月23日,Exor宣布将会为尤文图斯增资,金额最多可达2亿欧元,其中的8000万很快就会抵达俱乐部的账户,而剩余部分将会在2024年第一季度(也就意味着2023-24财年以内)到账。

实际上,早在2021年年底,Exor已经为尤文增资4亿,帮助彼时也处于困境、但做账门和工资门丑闻尚未爆发的俱乐部进一步追加投资,从佛罗伦萨购买了弗拉霍维奇。然而,来自母公司的资金支持也是有代价的:在家族掌门人约翰·埃尔坎的授意下,尤文俱乐部与过去决裂,2010年开始成为俱乐部主席的安德雷亚·阿涅利,在12年后以最黯淡的方式离开,尤文接受了做账门的处罚,在工资门调查中选择达成认罪协议,并放弃了对2006年夏天电话门判决的追诉。由技术官僚组成的新管理层,将会带领尤文践行新的经营路线。

转播权贬值,新球场又在哪?

如果意大利足球体系能够提供更好的收入模式,或许各家俱乐部的日子都会更好过一些。意大利经济走势的疲软、民众消费力的下降,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意甲各队的比赛日收入,但更关键的问题来自转播权:前一阵爆发的“赌球门”显然不会为意甲的形象带来什么正面影响,而上赛季三支球队杀进三场欧冠决赛的壮举,似乎也没有提升联赛的品牌价值。

目前,意甲联盟正在与转播商DAZN和Sky商谈续约,目前的转播合同从2021年生效,即将在2024年到期,期间每年的转播费是9.275亿欧元。意甲联盟的目标是在下一个合同周期,让每年的转播费来到10亿欧元以上,但随着10月23日联盟内部投票通过,DAZN和Sky的报价最终被接受:在2024-2029五年间,意甲联盟每赛季可以收到9亿欧元,这一价格甚至低于目前的合同金额。

在高度不确定的经营环境中,意甲联盟选择了求稳。这是无奈的选择,也是现实的选择:此前,法甲联盟试图以五年合同、每年8.25亿欧元的条件出售转播权,结果无人问津。事实是除了英超以外,另外四大联赛的转播权价值都缺乏增长点。所以,为什么意甲老板们都爱谈论新球场计划?新球场象征着希望和变化,象征着俱乐部营收增长的最佳驱动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