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意甲

学会了吗(nba历史第一恶人)nba第一大恶人,NBA新晋第一恶人,他比追梦差在哪儿?,

2023-11-13 浏览:146

贾·莫兰特的枪没有走火,但却已经狠狠地击中了孟菲斯灰熊。

因为这位球队领袖的乖张言行,灰熊这支小市场球队近日在NBA被推上了风口浪尖。场下,他们被视作新时代的“坏孩子军团”,场上,他们近来的战绩也是节节败退,带着残阵给连败中的快船送了份温暖。

巧合的是,此时贴在灰熊身上的两个标签,无论是“坏孩子”还是“残阵” ,都可以最终指向同一个人——这个人并不是莫兰特,而是代表着灰熊真正比赛气质、行事方式的那个恶汉:狄龙·布鲁克斯。

在那场不敌快船的比赛里,狄龙同样也被禁赛了,作为本赛季全NBA第一个吃到16个技术犯规的人,他在常规赛还剩一个多月的时候就进入到了高危停赛周期之中,接下来灰熊还有接近20场常规赛要打,而狄龙在这段时间内每吃2个技术犯规就要罚款1万美元+停赛1场。

但就狄龙近年来惹毛的对象来看,不断给他发T的裁判们,不过是沧海一粟。

如各位所知,近年来的NBA随着社交媒体的蓬勃兴起,球员们之间关系变得愈发密切,愿意在这个联盟扮演恶人角色的球员正在日渐稀少。

德雷蒙德·格林、帕特里克·贝弗利,这两位老江湖大概就是过去10年联盟里最数得上号的恶人了,作为防守悍将他们也都曾经有过逾越尺度的一些黑历史,但各位不妨想想,这二位上次伤害对手、触犯众怒是什么时候的事儿?

追梦在2022年的冠军之旅中曾经对约基奇有过几次下狠手,而贝弗利已经很难回忆起近年来还有什么斑斑劣迹——可狄龙·布鲁克斯不一样,他完全还沉浸在与世界为敌的快乐中,全然不顾这样的快乐是否会伤害到别人。

仅仅过去10个月,你就能数出狄龙的两大恶性事件,其一是2022年5月,在灰熊和勇士的系列赛第二场,以杀人篮球动作干翻加里·佩顿二世,直接导致佩顿手肘骨折;其二则是2023年2月,灰熊对骑士的常规赛,他以一记撩阴拳直击多诺万·米切尔胯下,引得后者暴怒,直接就要找狄龙开干。

事实上,我们在评判一个球员是硬还是脏,是狠还是坏,很多时候难免带着立场。什么是立场,就是如果你讨厌勇士,那么追梦几乎抠进约基奇眼睛的动作,也是卑劣下作的;如果你支持勇士,那么马库斯·斯玛特拼抢地板球压到库里脚踝,同样也是蓄谋已久的。那如何能尽可能摆脱立场,相对公允地来评价呢?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借助NBA的判罚系统:追梦也好、斯玛特也好,都没有因为上述动作被联盟禁赛,但狄龙则不同,那两次臭名昭著的动作,都为他本人招致了禁赛的处罚。如果还要对此进行一下分辨,那或许可以参考一下勇士方面的反馈。在球队绝对核心库里受伤后,追梦说,“斯玛特会有这种拼抢动作,我是能想象的,他打球就是很硬,我不会称之为一个肮脏的动作。如果这是一个脏动作,我当时就直接对着他的头冲过去了。我或许能称之为没必要的动作,但我不能说它是脏动作。”而在球队配角佩顿受伤后,科尔说,“我不是狄龙,我不能说他是有意还是无意,但那绝对是一个肮脏的犯规。在NBA有一条球员们都会遵守的界限,而他越界了。”从对手回应,到联盟裁定,狄龙和其他这些防守悍将的区别已经很明显了:他被规则和舆论一致挞伐,俨然被敕封为了联盟现役第一恶人。但狄龙对此不仅毫不介意,他甚至有点喜欢“恶棍狄龙(Dillon the Villain)”这个绰号,为了强化自己的形象,狄龙本赛季甚至在自己的入场穿搭上下了一些功夫,让所有人一望而知,就明白这小子是个狠人。不久前灰熊对湖人的赛前,狄龙就模仿了WWE名人堂级别的摔角手史蒂夫·奥斯丁的穿搭,直接赤裸上身套着皮背心入场,引得奥尼尔都为之侧目。“我们这个活儿可不是人人都愿意干的,我也正是因此才变得与众不同,没有人喜欢整晚都保持身体接触的,也没有人喜欢被推来推去,更不希望一整晚去到哪儿都被人堵住去路。”对狄龙而言,做一个让超级明星们憎恶的反派,是取得认可的最佳方式。比如最近一次对位杰森·塔图姆,狄龙就交出了一场自己的防守代表作,他不停地给塔图姆对抗,推搡他,挤靠他,最终使得赛季场均31分的塔图姆整晚16投3中只得到了16分,当天尽管凯尔特人击败了灰熊,但看着塔图姆一次次把球传出去,狄龙依然充满了成就感,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塔图姆那些传球,并非因为他这一晚的传球欲望比平时来得更旺盛,那背后隐藏的已经是躲避和无奈。客观地说,本赛季狄龙已经献上了为数不少的防守代表作,比如詹姆斯在1月连续飙下高分那段时间,也曾被狄龙防到全场21中8只得23分。根据Second Spectrum数据追踪系统的统计,截至3月初,狄龙本赛季在半场防守中总计对位全明星球员922次领跑联盟,而在他面前,这些全明星球员,从杜兰特到库里,总计有效命中率只有45.7%,在所有对位400次以上的72位防守者中,他压低全明星们的命中率同样也是联盟最强,作为对比,这些全明星们的场均有效命中率高达54.6%。所以简单概括狄龙的防守表现就是,这一赛季,他防全明星球员的次数超过所有人,限制效果也超过所有人。甚至在所有半场防守超过3000个回合的91名NBA防守者中,狄龙压低对手有效命中率到45.3%,也依然是联盟第一。回想起来,2021年NBA附加赛,狄龙作为一个大学时期担任四号位的球员,因为成功封锁库里一战成名。更夸张的是,2022年季后赛他对森林狼的时候负责防唐斯,面对勇士又继续盯库里。甚至本赛季有过一场比赛,他赛前被安排去对位爵士的全明星前锋马尔卡宁,但临场发现马尔卡宁缺席,又突然被调去防乔丹·克拉克森。上到2米1,下到1米9,没有狄龙不能对位的类型,所以灰熊主帅泰勒·詹金斯坚决认为狄龙本赛季应该入选联盟防守一阵。队友桑迪·阿尔达马则说,“他们恨他,就是因为搞不定他。”但是还有很多时候,狄龙引起的憎恶并非源自出色的防守,比如对米切尔挥出那一拳时,绝对逾越了正常身体对抗的边界。米切尔当场就对此展现了出离的愤怒,赛后又表示,“那绝对是令人不齿的一击,但他就是这种人,我们这些在联盟里混的人都已经见过太多次了。这种事发生在他身上一点都不新鲜,NBA必须要为此做点什么才行了。”ESPN的专栏记者蒂姆·基恩评价说,在如今这个一团和气的NBA,尤其在这些混迹多年的老江湖之中,有人呼吁联盟出手制裁另一位球员,这样的情况实属罕见。它一方面的确是因为狄龙的行为恶劣,但另一方面也反映出,狄龙在NBA实在是没有什么朋友,按照他自己的计算方式,除了队友以外“全联盟一共有四五个朋友”——其他的防守球员们,在这一点上也都和狄龙的行事方式大相径庭。追梦自不必说了,跟詹姆斯混得风生水起;贝弗利如今和威斯布鲁克变得称兄道弟;至于斯玛特,为什么勇士队想批评他几句又嘴软,科尔说了,“在美国队我们朝夕相处过,每天训练后都一起讨论问题,所以我尊重他”。作为一个加拿大人,狄龙有没有和全世界为敌不好说,但是和全美国为敌,他好像没在怕的,甚至还反击米切尔说,“这人说的就是狗屁,2021年季后赛打完的时候,号称跟我惺惺相惜的,现在站出来说这些屁话?反正下次我们再对上,我的态度是不会改变的。”一定程度上,NBA是需要反派的,没有“坏孩子军团”,乔丹崛起的过程就不会那么传奇。如今的联盟一团和气,也确实让竞技体育少了一些针锋相对的意味。但坏孩子也好,防守悍将也好,他们的行为方式势必会触碰到许多灰色地带,什么样的动作是伤人的,什么样的动作是好防守,以及当他们扮演所谓“执裁者”的角色时,是不是会用一些手段故意激怒对手,甚至还有些时候是这些恶汉们自己情绪失控,也会做出很多出格的举动。比如追梦踢向亚当斯的时候,比如狄龙拳打米切尔的时候——尽管他自己不承认那是有意之举,但视频为证众目睽睽,是非公道已然自在人心。所以,尽管狄龙看不起追梦,他怒喷追梦换一个别的球队就什么也不是,但他的今天,很大程度上就像追梦的昨天,他们代表着球队的气质和强度,代表着球队的心脏与灵魂,为此不惜伤害对手,也要树立起个人和球队强硬的面貌,甚至连当初的追梦也是经历过总决赛被禁赛才进一步成长的,勇士也因此付出了3比1领先被翻盘的巨大代价。

但追梦至少还是有两件事情是眼下狄龙望尘莫及的:首先追梦是一个更好的防守指挥官,他在防守端的指挥能力几乎独步当今NBA;其次更重要的是,追梦已经赢过了,赢过太多次了,这才让他承担的那些骂名变得有意义。罗德曼、鲍文、追梦们都一样,他们不择手段就是为了赢,但如果已经不择手段却还是赢不了,就算不得真正高明的杀手。狄龙你要记住,要赢,可不是穿件皮背心就能搞定的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