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英超

学到了(三重四重是什么意思)三重三讲是哪几个方面,基层足球人热议:“三重苦”怎么破?“村超热”能复制吗?刀郎闯祸了?《颠倒歌》映射太多人,网友: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

2023-12-04 浏览:45

  新华社广东梅州12月1日电(记者田光雨、公兵、王浩明)“足球场地设施供给量不足、布局不合理,可持续发展能力有待增强。”“标杆示范作用的全国性赛事活动还不够多,存在基层热上面冷的现象。”“作为连接城市群、都市圈和乡村之间的重要区域,县域足球是重要的推动力。”

  1日,为期两天的2023年基层足球工作交流活动在广东省梅州市落幕,逾300名来自全国各地的体育行政部门代表、各级足球协会代表等业内人士,围绕中国基层足球发展与振兴热烈讨论,提出问题和建议。

  基层足协体系初具规模

  本次活动举办地梅州有“足球之乡”的称号。如今,这里已构建起“市县镇村片”五级足球组织,市、县以“足办、足协、足校”为主体,同时向镇、村、片延伸。全市镇级足协达65个,六成市镇(街)拥有自己的足协组织。

  梅州足协的蓬勃发展是中国基层足球治理体系不断拓展延伸的缩影。2015年《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出台以来,各地足协积极按照方案要求,推进社会化改革,让政府部门的“一家办”变为全社会上下的“大家办”,有效发挥了基层足协的引领带动作用。

  国家体育总局群众体育司司长丁东表示,近年来各地逐步建立起省市县三级足球协会管理体系,各级协会也在积极转变观念,进一步强化服务职能,推动本地区的足球发展。

广告
胆小者勿入!五四三二一...恐怖的躲猫猫游戏现在开始!
×

  足协体系向基层下沉,如同树根扎入泥土。抓紧抓牢基层足球的“土壤”,聚集各方养料,基层足球赛事才有了“枝繁叶茂”的根基。

  以“全民健身 健康中国”县域足球系列活动为例,这项赛事由国家体育总局群体司、中国足协指导,中国足球发展基金会主办,已连续举办三年,赛事规模不断扩大,从最初294个县发展到594个县,其中有517个县级足球协会成为办赛主体,占比87%。

  足球活动同样推动了基层足协建设。中国足球发展基金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马拴友说:“通过举办县域足球活动,加强了各承办地省级、市级、县级足协建设,推动了相关政府部门联系合作,也锻炼了各个县级足协的组织动员能力、办赛能力。”

  基层足球“三重苦”怎么破

  “缺人、缺钱、缺地”,是基层足球发展的“三重苦”,也是多地足协实际工作中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江苏省足协副主席王小湾对此深有感触:一是大多数区县、乡镇足协机构不完善,没有专职人员;二是许多基层地区缺少足球场地,或缺乏维护经费;三是缺少足球专业管理人员、教练员、裁判员,基层足球活动组织不规范。

  “三重苦”如何化解?不少与会代表分享了当地的解决方案。

  梅州市足球协会副主席、秘书长温启龙介绍说,梅州市出台足球人才“金靴工程”,大力实施名宿、梅州籍职业球员回归家乡发展足球计划,引进高水平教练、裁判、管理人才,招纳贤才。

  在湖北,从利用公园绿地到挖潜学校足球场,多方合力破解“场地难”。“湖北年均投入1亿元以上引导基层建设示范足球场地,支持各地利用公园绿地、江滩、屋顶等非体育用地建设足球场地,同时对有条件的学校要求对足球场地进行物理隔离改造,在教学之外的时间向社会低价或免费开放。”湖北省足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湖北省足协副会长夏清说。

  夏清(主办方供图)

  基层足球发展亟需合力摆脱“三重苦”,是各方共识。中国足协副主席许基仁表示,“十四五”期间中国足协的社会足球工作重点任务是进一步加强制度保障和财政支持力度,进一步优化社会足球场地设施布局,切实加强社会足球专业人才队伍建设。

  精品赛事“出圈”又“出人”

  “村超”是本次活动现场的“高频词”。今年以来,贵州“村超”火爆全网,为乡村振兴注入新动力。“村超”的成功,让基层足协看到了自身的潜力和足球的能量。

  贵州省足球协会秘书长王彬分享经验时说,“村超”之所以“出圈”,不仅靠当地深厚的足球历史和广泛的群众基础,还有赖于新媒体运营。“榕江县1.2万多个新媒体账号和2200余个本地网络直播营销团队都参与赛事推广,并积极动员观赛群众拍摄赛事短视频宣传。”

广告
从秘书起步,十年内无人超越,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成就一段传奇
×

  7月29日,获得“村超”冠军的车江一村足球队展示奖杯和奖品。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在品牌效应的示范下,山东济南、江苏沛县、广东梅州等地纷纷推出自己的“村超”。山东省体育局群体处处长马国庆介绍,济南市历城区试点举办的村超联赛吸引30支乡村足球队参赛,队伍全部由当地村民组成,推动了足球与乡村振兴的深度融合。

  贵州“村超”的现象级成功或难复制,但也给基层足球的发展方向带来启发。许基仁认为,优化赛事服务供给和宣传推广,在本地长期持续打磨有区域影响力的精品社会足球赛事,应是各级足协重点研究和探索的方向。

  基层精品赛事不仅“出圈”,还能“出人”。广西、梅州、深圳等地将基层足球赛事与职业联赛衔接,打通草根足球与职业足球通道。

  广西足球协会秘书长沈轶颉介绍,当地知名足球赛事桂超联赛实行俱乐部联盟制管理,俱乐部享有极高的联赛组织权、运营权、话语权和表决权、分红权。经过13年沉淀和栽培,桂超联赛已成功打造了四个职业足球俱乐部,为职业足球输送大批人才。

  丁东期待以基层足球赛事活动为重点,各方协同发力,逐步形成遍布全国的县、市、省、大区、国家各层级的基础足球竞赛体系,在不断满足人民群众多元化需求的同时,为职业运动项目发展奠定扎实的群众基础和人才基础。

相关文章